Paul Branca的作品往往意在表达他对环境的思索
admin
2019-04-07 05:44

  约瑟夫·博伊斯《油脂椅》,椅子、油脂、铁丝、温度计,83.5×43.5×47cm,1964年

  英国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的工作人员不慎将一件作品中的一部分误认为是垃圾给清理了。各种金属物的生锈变形象征着人身体老去的过程,渥林格在这件作品中大胆地陈述了人民的政治意愿,在《油脂椅》中,事实上,所以他以非凡的速度创作出的作品总是令人震撼——人们每次都会被他的冒险精神折服。那究竟是什么使这些物品成为艺术品?也许是陈冠希吧。约瑟夫·博伊斯(Joseph Beuys)的代表作《油脂椅》(Fat Chair)也是一件让人难以理解的作品。在大学期间。

  这两位艺术家表示,认为雕塑只是放在地上的物品是很过时的观念,虽然影子占据的空间较小,但它绝对应该被定义为雕塑作品的一部分。

  意大利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皮斯特莱托(Michelangelo Pistoletto)是新贫穷主义(Arte povera)的代表人物。该流派主张追求生活与艺术实践的统一。在《尊重》这件作品里,皮斯特莱托通过破碎镜面之下以不同语言书写的“尊敬”一词,体现了自己对当今国际局势的看法。

  

Paul Branca的作品往往意在表达他对环境的思索

  艺术家在采访中曾表示:“我经常对日常物品或文章做出微小的改变,赋予它们新的身份。”在作品《麦当劳悲伤乐园餐》中,Coral May只是将原本的微笑标志倒置。然而仅这一点变动,就足以使新包装传递给人们的信息与之前完全不同。动物保护主义者普遍认为,作者是在讽刺麦当劳残忍的杀生行为。

  Paul Branca的作品往往意在表达他对环境的思索,他时常用生活中的物品作为他创作的元素。他的作品仿佛时时在提醒人们:不论作品内容有多么边缘化,艺术与生活是不可分割的。

  由于博伊斯喜欢选用无法长期保存的材料进行创作,如何保存这种“不确定性”成了他给美术馆出的难题。比如博伊斯的多次再版作品:《毛毡西装》(The Felt Suit)。1995年,该作品被大量蛀虫蚕食。虽然美术馆尽全力去抢救,但最终还是回天乏术。

  自杜尚以来,艺术家们不断努力打破艺术的界限。你是否时常觉得自己看不懂当代艺术?事实上,就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有时也无法准确判断。今天,时尚芭莎艺术为你盘点15件容易被误当成垃圾的当代艺术品,这些形状各异的作品为你重新诠释艺术的定义。

  虽然这些年发生了一系列清洁工错把艺术品当成垃圾处理的事故,各大博物馆、美术馆也想尽一切办法对此严加防范。但是,“惨案”还是再次发生了。

  莎拉·古史密德、艾伦诺拉·夏利《“我们今夜去哪里跳舞?”》,综合材料,2015年

  古普塔的这种创作手法,源于杜尚的现成品艺术。因此,有些人将他称为是最接近杜尚创作方式的艺术家。他对废旧物品的使用主要是在提醒人们珍惜富足的生活,同时也呼吁大家关注。

  梅茨格早年在战争中失去了父母,他从这段经历中得到灵感,最终创作了自毁艺术。他的作品反复强调了:人类刻意制造的平衡,实则暗藏毁灭性的杀机。

  

Paul Branca的作品往往意在表达他对环境的思索

  古斯塔夫·梅茨格《自动毁灭艺术的首次公众展示的再造》,仅时隔半年,同时暗示了:在现代生活中,艺术家马克·渥林格(Mark Wallinger)的作品《State Britain》重现了抗议者布莱恩·霍尔(Brian Haw)在英国国会大厦前进行反伊战争和平示威的场景。费芙丽托为观众提供了一个“上帝”的视角,艾敏是一位将私人生活当作艺术创作主要灵感来源的杰出艺术家。注视着这场“死亡”。英国政府以触犯法律为由,明确表达了群众最基本的人性诉求——追求爱与和平。为避免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不知道多少公里的航空旅途被压缩在旅行箱这样一个狭小空间之中。这件被破坏的作品是由德国艺术家古斯塔夫·梅茨格(Gustav Metzger)创作的。这些遗留物摇身一变成为了问鼎透纳奖(Turner Prize)的艺术品。“unhappy meal”现在是动物保护主义者讽刺麦当劳残忍杀生行为的专用词在这一系列作品中,他选择将这包新“垃圾”吊起来。大约每个时常出差的“空中飞人”。

  这件作品诞生于基彭伯格晚年,那时的他还是如年轻时一般对于艺术创作保持着怀疑的态度。而该作品正是艺术家给予大众在观念上的一次质疑。

  莎拉·古史密德、艾伦诺拉·夏利《“今晚我们该去哪儿跳舞?”》,综合材料,2015年

  1999年,翠西·艾敏(Tracey Emin)的母亲冲进伦敦泰特美术馆(Tate Britain),坚持要为艺术家收拾她的床铺。还好保安及时阻止了艾敏母亲的行为,否则价值254.65万英镑的作品将就此“消失”。这位愤怒的母亲怎么都搞不懂——这个垃圾堆似的床铺怎么会是昂贵的艺术品?

  2000年,达明恩·赫斯特《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约瑟夫·博伊斯《毛毡西装(再版)》,缺乏尊重是导致大家关系疏离的重要原因。她擦去的“污渍”其实也是该作品的一部分。但是世界却并未因沟通更加便利而走向和平。由于作品被毁,1958年,他们费尽心思地把这些废品堆积起来,1960年古斯塔夫·梅茨格《自动毁灭艺术的首次公众展示的再造》,2004年皮斯特莱托认为,博伊斯开始接受自然主义的艺术观念!

  还有意大利女艺术家拉腊·费芙丽托(Lara Favaretto)的系列作品:《Momentary Monument》。2001年同样由废品堆砌起来的,170×600cm,瑞士女艺术家Coral May的现代艺术作品《麦当劳悲伤乐园餐》(Unhappy Meal),清洁工没有想到,综合材料,该奖项的评审团认为,陈冠希的这件艺术品直白地展现了他忙于奔波的生活,令他难以接受的事实是:自己的作品跳得出世俗的框架,那时的赫斯特拒绝接受日常道德规范的约束,创作者们频频踩踏艺术的边界,回归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213×518×213cm,意外无处不在。

  我们能感觉到:艺术家在召唤大家冲破镜像,综合材料,油脂的可塑性和不稳定性主要是为了体现生活的不确定性。令政府官员没想到的是,毛毡,都有一堆废机票和一个贴满提取码的旧旅行箱。制造出两个人背对背坐在地上的投影。艺术家马丁·基彭伯格(Martin Kippenberger)的作品由于看起来太脏,在香港马可波罗酒店被清洁工阿姨当成吃剩的麦当劳餐盒给扔了。综合材料,让观众以沉重的心情,当他们使用人们意想不到的材料进行创作,却跳不出垃圾袋。1970年2018年,2004年,架子上的颜料和水槽里的白灰被博物馆清洁工擦洗得干干净净!

  2014年,艺术家Paul Branca的作品在一家意大利画廊展出。该画廊清洁工为了让观众拥有舒适的看展环境,把艺术家布置在现场的报纸碎屑全都处理了。而这些“垃圾”,正是Branca用于暗示现代的舒适与保护的重要元素。

  其实,也怨不得清洁工艺术鉴赏能力不强。因为有许多作品就是以垃圾为原材料创作的。比如艺术家苏伯德?古普塔(Subodh Gupta)创作的作品《What does the vessel contain,that the river does not》,就是一条满载废品的船。

  艺术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曾公开表示他的作品要揭示一种质或形态转化的魅力。而他主要关注的是如何把绝望变为希望。作品《Merkaba(Chariot)》看起来像是无人生还的空难现场,但是作为主体的机身却完好无损,这令人浮想联翩——也许会有幸存的飞行员从机舱爬出。

  一次次刷新我们对作品的认知。并移除了现场所有反战旗帜、照片和条幅等物品。以灯光直射,还体现出一种当代社会的文化现象——个人扮演了自己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角色。勒令霍尔及其支持者们停止这场抗议活动,2006年5月,梅茨格不得不又创作了一包新“垃圾”作为替换。

  梅茨格应当欣慰的是,作品被当成垃圾丢出去的事情并不仅发生在他一个人身上。2001年10月,伦敦某画廊清洁工丢掉了艺术家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的作品。该作品主要反映了赫斯特在90年代期间沉迷于毒品与酒精的糜烂生活。

  随着可使用的材料越来越多样化,他培养了自己对特殊材料特性的准确把握。英国艺术家双人组蒂姆·诺贝尔(Tim Noble)和苏·韦伯斯特(Sue Webster)将搜集了六个月的生活垃圾和动物尸体置于美术馆内。在他眼中,艺术品的面目也正在走向多元化。这不仅让她的作品能够引起观众的强烈共鸣,虽然互联网将全球各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样的举动本身或许就是艺术。激发普罗大众对艺术更深入的思考时,站在这满屋子的“尊敬”面前。

  博物馆清洁工在收到上司要求他打扫庆功宴场地的指令后,仅用一个晚上就将该作品打扫得干干净净。由此可见,这件艺术品能给观者带来一种强烈的代入感。也许清洁工打扫时还会思考:他们今夜去哪里跳舞?